如何防范客户风险

发布时间:2020-05-01 14:46:00

律师职业不是人们认为的高收入职业,而是高投入、高成本、高风险的职业。委托人是与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律师处理某一事项并与律师事务所建立委托关系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律师的风险来自多方面,但委托人的风险是常见、危险的。客户的风险可以从狭义和广义上理解。从狭义上讲,当事人直接攻击律师,如举报、控告律师、殴打律师、散布对律师不利的信息等。广义上讲,风险除了直接攻击律师外,还包括委托人造成的各种风险。本文将从广义上解释客户的风险。

律师职业不是人们认为的高收入职业,而是高投入、高成本、高风险的职业。委托人是与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律师处理某一事项并与律师事务所建立委托关系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律师的风险来自多方面,但委托人的风险是常见、危险的。客户的风险可以从狭义和广义上理解。从狭义上讲,当事人直接攻击律师,如举报、控告律师、殴打律师、散布对律师不利的信息等。广义上讲,风险除了直接攻击律师外,还包括委托人造成的各种风险。本文将从广义上解释客户的风险。

在委托关系中,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委托人是法律服务的对象。律师依靠提供法律服务来收取生存和发展的费用。可以说,当事人是律师的上帝,是律师的父母。然而,在许多情况下,律师的风险来自于委托人,这使得律师无法辩护。

风险的形式来自客户。律师应根据不同的风险和原因采取不同的防范措施。

1、 与客户的费用纠纷

律师费是律师生存的基础,律师对律师费的争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可以说是律师的一种风险。费用纠纷通常发生在风险代理和谈判费用中。目前,很多律师都在为案件的源头发愁,绞尽脑汁,煞费苦心地寻找案件的源头,而这正是人们所使用的。

比如,在一些生效的判决中,由于对方有很大的权力或者被执行人没有财产可以执行,有人向律师扔绣球,承诺如果律师可以要求退钱,律师费将高比例增加,但律师必须为这个案子付钱。如果一个律师接了一个案子,他经常投很多钱进去。其结果往往是要么花了钱却一无所获,要么债权终实现,但委托人不愿支付约定的律师费。如果律师通过诉讼解决问题,支持律师的人不多,骂律师的人也不少。

比如,安徽一家律师事务所接受了芜湖县陈律师的风险代理人,并同意按照中标金额的比例收取律师费。胜诉后,陈律师不仅不给律师费,还抱怨律师事务所以“我不知道风险代理机构”为由收取了过高的费用。

律师与委托人合作的终结果是代理合同。为避免费用纠纷,应签订书面代理合同。所有口头承诺和谅解只能作为确定双方权利和义务的依据。律师事务所和委托人可以在收费标准的范围内协商律师费的数额或者计算方法。委托人除签订代理合同外,还必须向律师签署委托书,委托书应当载明律师授权的事项、期限和范围。

2、 受托方的报告和投诉

因为律师违反规章制度,委托人举报和投诉,但严重、严重的是委托人举报和投诉律师贿赂法官(包括警察、检察官、仲裁员,下同)(包括馈赠、款待,下同)。律师是否贿赂法官?如果了解他的当事人向律师举报,那真是一座从内部突破的堡垒。律师受贿的规定可以颠倒,司法行政部门对律师受贿对法官的态度是明确的,受贿对法官的结果是什么。但为什么还有更多的禁令和命令呢?

可以说,校长起到了助推动力的作用。律师和委托人是一样的,希望能赢官司,但律师不能用自己的钱取悦法官。为了打赢官司,挽救家人,当事人会尽努力。如果委托人没有办法,他会准备红包,甚至放进律师的口袋,让律师来管理法官。但如果律师真的给了法官当事人的奖金,律师的麻烦就来了。送钱打官司,客户不会得到律师的感觉:我花了多少钱以防万一。一旦当事人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或与律师发生冲突,并向有关部门举报或投诉,确实会使律师蒙受损失。

总之,无论当事人要求什么,律师都不应该贿赂法官。

3、 不同客户引起的纠纷

许多纠纷和伤害都是由于律师与异性客户的密切接触或关注不足造成的。

重庆律师王某接手民事诉讼。因为当事人年纪大了,他请外甥刘某和外甥妻子陈某帮忙。其间,刘某与妻子陈某离婚。陈某怀疑王某勾引了前夫。有一天30点左右,他闯进王某家,殴打王某,撕破了王某的睡衣。

律师在办案时,不可避免地要与异性当事人和睦相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有必要与异性客户保持适当的距离。律师不要单独与异性当事人相处,也不要与律师业务以外的异性当事人接触,否则难免惹事生非。

4、 客户的不满和愤怒

有的当事人视律师为上帝,视律师为法律和正义的化身。他们对律师充满希望。他们对律师的要求很高,但由于他们的期望太高,如果案件不能或不能满足客户的满意度,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如果西安的被告被判死刑,他的母亲会指控律师要求退还律师费和精神损害赔偿金。对案件结果不满,激怒受委托律师,对律师造成人身伤害的情况并不少见。

律师必须避免盲目的承诺。听到当事人的陈述后,一些律师立即拍拍胸脯,说“这场官司一定会赢”。这样,既然有争议,事实和法律就不能很清楚。即使说得很清楚,但在诉讼中仍有许多变数,可能会发生各种事故。

而且,律师不能直接解决这个问题。律师无权决定。他只是提出解决办法,与对方协商,或者向法官提出建议,让法官根据事实和相关法律处理问题。

此外,律师在发表代理人和辩护人的陈述时也应注意自由裁量权,以免让委托人认为你所说的所有法官都应该被采纳。有些律师说我的话不全是为了法官,有些是为了我的当事人。即使当事人不讲道理,我也得说是为了满足他的感情。这应该向委托人说明,否则你的律师就不能胜任。

5、 对方***

律师被命令为委托人说话,这必然与另一方的利益相冲突。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会导致两个结果:一是对方合情合理,理解律师的工作,甚至钦佩律师的专业水平,将来可能会转向以前的“敌人”;二是因此得罪对方,对方在感情上无法接受,也不懂法律遵纪守法,采取极端行动。

律师在提供法律服务时应发挥平衡权利的作用。律师无休止地追求委托人的利益,而不考虑对方的合理利益,甚至不妨碍其合法利益的实现,是不负责任的。他对客户和他自己都不负责任。这也是对方对律师不满的原因之一。有律师说,我的一些话是为对方当事人说的,让他觉得作为律师,我只想和平解决问题,而不是得罪别人。我认为这是有道理的。当然,总有一些人是不讲理和偏执的。此时,律师应提高警惕,让当事人有所准备,并加强与法官的联系,告知可能的情况。

6、 官方风险

由于立法的缺陷和法律环境的不尽如人意,来自政府的威胁时有发生,律师执业的风险越来越大。

1997年刑法第306条特别规定的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被认为是“随时可能落在刑事辩护律师头上的利剑”。据说,到目前为止,已有200多名律师因这一罪行而受到冒犯,许多律师也被安排在这一条款中。

除了律师自身的原因外,风险与委托人密切相关。特别是在那些贿赂和***案件中,当事人(有时是家庭成员,下同)向律师询问信息。如果律师稍微透露一点,他们会找到关键证人,尽量让证人说他没有行贿,或者说贿赂的钱已经还了;如果发现***案的受害人有诱骗、恐吓行为,受害人一定不能承认不是***,然后让律师补充证据。你

此时,刑法第306条将等待律师。近年来,另一把悬在律师头上帮助伪造证据的“达摩克斯之剑”也被切断与律师的联系。来自浙江的罗律师和来自四川的何律师因在民事案件中协助伪造证据而被起诉。据报道,他们确实违反了规定,尤其是帮助当事人伪造明确证据的罗某。

律师的自我保护是重要的,“苍蝇不叮无缝蛋”。律师如果能依法执业,就不怕影子。因此,律师不能赢得人心,不能受到委托人的影响,调查取证不能违法,帮助伪造证据不能做。律师在办理刑事案件时,不能轻信当事人的话,违反规定匆忙取证。有句话值得深思:“想当律师,就不要做刑事案件;想做刑事案件,就不要做证人证言;做不到这一切,就自己去看守所报案。”